我的网站

【依法治县主题征文15】银镯子(小说)/黄兢业

2021-11-01 10:09分类:眼袋医美 阅读:

图片

1

拆炉条

皮孩从怀里取出来两个糖块儿,糖块儿是用纸包裹着的,那纸亮的醒目,一块糖纸上印了一个大白兔,另一块糖纸上印的是孙悟空。皮孩说,攒够一百张糖纸,能够上供销社换一袋饼干。皮孩的爹是供销社的职工,小友人们都信皮孩说的话,黄小五信得更坚定不移。谁要说皮孩说的是伪话,黄小五就捊胳膊瞪眼。

皮孩把糖块儿伸到黄小五脸前晃了晃,立马又把糖块儿握在手内心,问:“想吃糖不?”

黄小五看着皮孩的手,两只眼珠变绿,瞪成了一条线,哈着涎水说:“想吃!”

皮孩睁开手,给了黄小五一路'大白兔’ 。

黄小五急忙剥开糖纸,把糖纸装进怀里,糖块儿塞进嘴里'吸溜’ 首来。

皮孩问:“甜不甜?”

“甜。”

“攒了众少张糖纸了?”

“五张。”

“球!一百张攒到啥球时候?还想吃糖不?”

“想。”

“想吃你听吾的话吗?”

“听” 。

“咱生产队烟炕里,下面有炕烟的炉条,吾给你看着人,你把它拆失踪偷出来,咱卖给供销社废品收购门市部,卖的钱咱买糖吃。”

“大人发现了,打吾。”

“吾给你看着哩!有人来了,吾'汪!汪’ 两声,你就别拆了。”

“吾勇敢。”

“你勇敢,还想吃糖。你不去偷炉条,赔吾的糖!”

黄小五两手一伸说:“吾吃了,没啦。”

皮孩说:“你赔!”一面说着,一面撸首袖子握拳。

黄小五个头儿矮,打不过皮孩,制服了,说:“吾去偷,你得看着人啊!”

皮孩说:“这就对了,成坦然咧。”

薄暮的时候,黄小五溜进了烟坑,把炉条拆下来,然后一根一根地扛进麻棵里。

皮孩藏在麻棵里在等他。

皮孩看着炉条,对黄小五说:“卖了到时候给你二十块糖。不过,咱得把这炉条砸断。”

黄小五问:“为啥啊?”

皮孩说:“供销社收的是废品,这炉条不是废品,咱去卖,就袒露咱是偷的了,你去找把斧子。”

斯须,黄小五就把斧子掂来了。皮孩在麻棵里,'叮叮珰珰’ 地把炉条砸成了一堆铁疙瘩,然后背回家了。

黄小五找皮孩要糖,皮孩说:“吃球的糖,供销社不收。”

烟叶儿上炕,师傅点火的时候,发现炉条被偷了。

老队长跺着脚骂:“谁家的鱉孙驴日哩,把炉条偷走了!”

皮孩把老队长拉到一旁,小声说:“别骂了,炉条是黄小五偷的,再骂,你爹是老鳖你是老叫驴。”

黄小五是老队长的儿子。

糖没吃到嘴里,黄小五的屁股成了'虚糕’ ,那是老队长用绳抽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      

 购烟叶

黄小五选为村主任,成了老黄;皮孩在街上开了家超市,成了皮老板。

皮老板找着老黄,问:“咱村的烟叶征购义务完善了没?”

烟叶税关乎着乡财政的收好,乡当局把烟叶收购义务行为义务现在的年度考核一票否决,分配到各村,老黄正为完不走烟叶义务心急火燎的。

老黄说:“完善个球!还差最远的。”

皮老板说:“想不想完善义务?”

老黄说:“鳖孙不想完善义务,吾做梦都想。”

皮老板说:“吾有个手段,能帮你完善义务。”

老黄问:“啥手段?”

皮老板说:“不说了,说了你也不办。”

老黄说:“你说,吾办。”

皮老板就是不说。

皮老板越是不说,老黄就越急,连声追问,皮老板更摇头不说。

老黄说:“你说啥手段,吾要不办是驴日里!”

皮老板乐了,说:“你要不办是驴日里,可不是吾说的。吾问你,你清新俺舅家是哪儿的?”

老黄说:“吾让你想手段完善烟叶义务哩,吾管你舅家是哪儿弄球!”

皮老板说:“连着哩。”

老黄说:“你说连着哩,你舅家不是西乡的吗?”

皮老板说:“襄县的,烟叶王国。”

老黄说:“哪儿烟叶堆成山,能救了咱的急?”

皮老板说;“算你说对了,他不光能救咱的急,还能让你发大财。”

老黄问:“咋整?”

皮老板说:“咱俩兑钱,上襄县套购烟叶,一,完善了村里义务,二,每趟保证让咱赚一万元。”

老黄说:“那就恁好购?听说襄县路上有卡,不好过。”

皮老板说:“异国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,俺舅在烟站上班,去到那装上一车,用煤盖在上面。煤车,在路上谁査?跟着吾,你赚大钱哩!”

老黄心动了,说:“兑众少钱?”

皮老板说:“每人起码五万,兑的众,购的众,咱们赚的众。”

老黄说:“吾上哪弄那么众钱?”

皮老板说:“上名誉社贷款。”

老黄说:“名誉社不会贷那么众的。”

皮老板说:“能贷众少贷众少,盈余的吾贷给你,不过,咱丑话说前头,吾的利息要比名誉社的高,年息五分。”

老黄说:“娘的,五分就五分,不是几天的时间就还你了,吾少赚点儿,你众赚点儿。”

皮老板说:“对头。到时你要不还吾呢?”

老黄说:“不还吾是驴日哩!”

老黄给皮老板写了张五万元的借条,两人雇了辆'自在’ ,挑着钱上襄县套购烟叶去了。

皮老板舅舅在家正等着呢,见皮老板领着老黄来了,两眼乐成了一条线,说:“货准备好了,你再不来,就让别人拉走了。”然后领着他们到了一座房子,掀开门,指着说:“三级叶,装吧。”

车装好了,烟叶上面盖了薄膜,薄膜上面盖了一层煤。

皮老板把装钱的袋子递给老黄,说:“给舅过过钱。”

皮老板和老黄上了驾驶室,催司机连夜去家赶。

车快到漯河时,前线猛然展现几束灯光,车逼停下。老黄去灯光里看去,见一群人戴着红袖标,举着'检查’ 的牌子,有的手里还拿着棍子,顿时吓得六神无主,瑟瑟发抖首来。

一车烟叶被没收了,还要送他们二人去拘留所去,皮老板磕头绞橹橹,好话说尽,那伙人才把车和人放了。

七天以后,皮老板偷偷地来到襄县,找着他舅,把那十万块钱拿走了。

3

醉花荫

皮老板在大街桥头开了家酒店,酒店取名'醉花荫’ ,聘的几名服务员,长的都像花儿相通,娇艳欲滴,吹弹可破。

皮老板把老黄请到了'醉花荫。’

老黄见美酒佳肴,左右还站着一掐流水的小姐,问:“皮老板,你这是整啥的?”

皮老板说:“你这几年也不给吾玩了,哥不是想你了吗?”

老黄说:“有事儿,有事儿,一般你尖的头上放不下个米,没事儿你不会请吾。”

皮老板说:“真没事,就是想请你喝两杯,不信,你问这小姐。”

小姐接着说:“真的,俺老板频繁念叨你,说你当村委主任架子大了,请不动了,看不首这小店了。”

皮老板说:“看你说哩,老黄是如许的人吗?这不是来了?倒酒,倒酒。”

老黄说:“真要没啥事,咱哥俩就喝两杯。”一面说着,一面坐了下来,一面接过小姐递过来的酒,与老板碰杯。

酒过三巡,菜上五道,老黄有了醉意,两眼不息地去小姐的胸口瞄。

皮老板朝小姐递了个眼色,小姐娇滴滴地给老黄满了三杯,老黄扺挡不住,一杯一杯都喝了。

皮老板端首酒杯,和老黄碰了一杯,抬头喝下,叹囗气说:“今儿把你请来,要说没事儿吧,还真有个事儿。”

老黄问:“啥事儿?

皮老板说:“事也不大,也就十来万块钱的事儿。”一面说着,一面从怀里取出一张纸,推到老黄的眼前,说:“你打的五万块钱的借条,还有利息,算过相符在一首,吾写上面了,你看错不错。”

老黄头上冒汗,酒醒了一半儿,说:“吾啥时借你五万元?”

皮老板'咚’ 的把茶杯墩在桌子上:“想赖帐的不是?白纸暗字在上面。咱俩上襄县购烟叶,吾不借给你,你非借,说三五天不还,你就是驴日哩,有这回事异国?”

老黄说:“营业不是没做戓吗?”

皮老板说:“赚了你分钱,赔了是吾的,天下的好事都成你的了,你说,咋办吧?”

老黄瓤了,说:“吾也异国钱啊!”

皮老板说:“五六年了,吾让你还了吗?吾不说,你都忘了,吾让你记住这件事儿,你在这条子上再签个字,把利息计入本金,咱就完了,不然的话,你立马还钱,咱两清。”

老黄只好在借条上签了自已的名字。

皮老板收首借条,腰间的'年年迈’ 响了。

皮老板对小姐说:“你陪着黄主任喝两杯,吾出去打个电话。”

皮老板出门儿,小姐就坐在了老黄的腿上,两手勾住他的脖子亲首来。老黄把裤子褪到脚脖处,门开了,进来了两个治安队员。

老黄由于嫖娼,罢免了村委主任职务,走政拘留十五天。他从拘留所出来的时候,觉得无脸见老少爷们儿,就上漯河打工去了。

没几年,老黄混成个小'包工头’ 儿。

4

银镯子

村上都说老黄挣着了大钱,发了。皮老板说,他都是给老子挣的。

皮老板开着车去漯河,到了工地上老黄的办公室。

老黄东拼西凑,刚弄回三十万元,准备给农民工发工资,让他们回家收麦。农民工得不到工资,麦后工程就停了。

皮老板看着桌子上一堆钱,说:“都说你发了,也真的发了。以前你没钱还吾,现在该还了吧?”

老黄从桌子上拨拉出五扎钱,说:“刚借的,你那五万块钱,拿去!”

皮老板乐乐:“吃根灯草,说的容易,你打发要饭里去。当初你答下的,五分的利,不还吾,你是驴日里。众少年了,利加利,利滚利,叫你的会计算算,该还给吾众少,众一分吾也不要,少一个角儿你给吾粘上。”

老黄瓤了,说:“众少,你说。”

皮老板说:“不众不少,一百三十八万。”

老黄一会儿楞怔了。

皮老板说:“吾看你这桌上是三十万,吾先收下,给打个条,你还欠吾一百零八万,以后每月这个时候,吾来找你。”

皮老板装上钱,开车走了。

从此,皮老板每月在这个时候,按期出现在工地上,工地收工,老黄躲首来。

皮老板就骂:“你个鳖孙驴日里,你躲过初一,还能躲过十五?你总不克不回家过年!”

老黄听说皮老板带着一帮人,锁了自家的大门,在家门口缉他,真不敢回家过年了。

皮老板把老黄首诉到法院,老黄想托人私了,异国到庭答诉,法院判老黄还款,法院实走局把老黄抓首来了。

皮老板看着戴着手铐的老黄说:“借债还钱,天径地义,不还老子钱,让你戴不掏钱的银镯子!”

老黄从拘留所出来,全县扫暗除凶最先了,做事组的同志找着老黄,老黄哭成了个泪人。

不久,皮老板被公安局抓了。

老黄看着皮老板戴着手铐,被公安干警去警车上推,凑上前说:“皮老板,你欺男霸女,坑蒙拐骗,强夺豪取,人民的天下,不会让你永远横走下去的。这不掏钱的银镯子,该你戴了。”

作者简介:黄兢业,退体公务员,有数十万字的作品发外。

主编:田  地  责编:赵付友

郑重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!

上一篇:暗色细高跟过膝长靴,修身款式,搭配暗色风衣,前卫抢眼

下一篇:安放不好这10条办公室风水,那就会成为你晋升的窒碍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